2492_a5283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找我义父?我义父不是在客房里睡着吗?”封十五诧异的问。

“他自己跑了!”

对于封行朗从自己家里跑掉这件事儿,丛刚到是没有去责备封十五。

毕竟他自己跟封行朗睡在同一个房间里还能让封行朗悄无声息的跑了,丛刚也不能把责任怪罪到别人的身上。

“我义父跑了?跑哪里去了?”封十五惊讶的问。

“不清楚!手机也关着。去把卡耐叫来!”

丛刚也挺诧异的:怎么封行朗离家,竟然没一个人发现?

“Boss,检查过了,封总没有开车离开,所有的车都在!”

卡耐是真的掉以轻心了。

因为他觉得今晚有Boss和封十五在,封行朗应该属于被关在加固铁笼子里的那种,肯定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

所以他今天睡觉时,就稍稍肆无忌惮了一点儿。

校园清纯麻花辫少女文艺淑雅气质写真图片

可他也万万没想到:有Boss丛刚在,竟然也能让封大总裁悄无声息的跑掉了……这也太诡异了吧?!

“卡耐,去封立昕家一趟,看看封行朗在不在封立昕家,又或者是从封立昕家开车离开的!”

要说还是丛刚最懂、也最了解封行朗;

就封行朗那个懒成大爷的货色,让他步行几百米,已经算重体力劳动了;

所以,如果封行朗没从自己家开车离开,那就是从封立昕家开车离开的。

“好,我这就过去!”卡耐应声而闪。

一旁的封十五再次拨打义父封行朗的电话,却依旧没能打通!

封行朗所使用到的车上和手机上都是有定位的,连丛刚都没想到,封行朗竟然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跑了!

这个顽劣的家伙!!

万一开车中途嗜睡了过去,出了危险那可怎么办?!

自己怎么能这么大意呢!

“Boss,果然如您所料,封总是从封立昕那里开车离开的!”

卡耐只用了五分钟就问下了消息,“开的是一辆奔驰车,目前定位显示在夜莊!”

“什么?封行朗去了夜莊?那肯定是要喝酒了?”

让卡耐去封立昕的别墅询问情况时,丛刚已经钻进了一辆越野车。只等卡耐的消息后立刻出发去寻找。

丛刚驾驶的越野车刚冲出别墅小区,却接到了林雪落从佩特堡打来的电话。

三分钟前,带着两个小孙孙正在佩特堡里午睡的林雪落却接到了白默打来的电话。

当时的白默已经随同救护车一起赶到了急救中心。

急救中心的医生让家属签字时,白默便想到了给林雪落打电话。当时的白默已经忽略了林雪落远在大洋彼岸的佩特堡了。

接到白默打来的电话时,林雪落整个人都急坏了。

因为白默在电话里描述得相当恐怖:说封行朗突然呕吐昏厥,很有可能是脑部肿瘤之类的癌症!

吓得林雪落手机都掉地上了!

从白默那里问来了急救中心的地址后,惊慌失措的林雪落便立刻给丛刚打去了电话。

此时此刻,远水救不了近火的林雪落,唯一可以信任的便是丛刚了!

“喂,丛大哥,快去一下急救中心啊……行朗他……他快不行了!”

什么脑部肿瘤,只是白默自己的判断。

因为医生说突然呕吐昏厥,有这个可能是脑部肿瘤,所以白默就信以为真了。

“封行朗怎么了?他在哪家急救中心?!”丛刚急声询问。

难不成封行朗开车出门的路上发生了意外?!林雪落告诉了丛刚急救中心的地址,“丛大哥,白默说行朗喝酒之后突然就呕吐晕倒了……医生说很有可能是脑部肿瘤压迫了神经引发的!我走的时候行朗还好好的,怎么

突然就有了什么脑部肿瘤啊?!”

手机里的林雪落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这个封大爷啊,果然是跑出去喝酒了!!

不要自己的小命儿了是么?!

遇到酒精就会刺激呕吐的针剂,是丛刚后来给封行朗注射的。

他不想让菲恩孝顺给他和封行朗的那两枚无价的药剂,因为封行朗管不住自己的嘴,而散失功效!

所以,丛刚便在给封行朗推注了遇到酒精摄入,就会呕吐出来的药剂!

既然是喝酒喝昏厥的,大致就在夜莊的包间内了。即便嗜睡摔倒,也应该不严重的!

不过看着应该很吓人!

“雪落,别自己吓唬自己了!八成是白默的恶作剧!”

丛刚安慰着泣不成声的林雪落,“我前两天刚给封行朗做过全身检查,脑袋里除了老婆孩子,并没有什么肿瘤!”

“白默的恶作剧?”

林雪落微微一怔,同时也止住了哭泣,“不会吧?这人命关天的事儿,白默怎么可能跟我玩这种恶作剧呢?!”

“白默那家伙本来就缺根筋,什么样的恶作剧他不敢玩啊?!”

丛刚安抚着泣泣咽咽的林雪落,“放心,有我在,封行朗死不了!一会儿给视频电话,先挂了!”

不等林雪落回应什么,越野车便如离弦之箭一般朝急救中心疾驰而去。

丛刚赶到医院时,白默正在急救室门外焦急的踱步着。

白默也挺害怕的。害怕封行朗活不过今晚。那样他就没办法跟林雪落交待了。

“丛老大,来了……我朗哥他……”

还没有等白默把话说完,丛刚一把薅住他的衣领直接拎起了身。

“封行朗喝了多少酒?”丛刚低厉。

“喝了三杯……三杯康帝!后来全吐出来了!然后突然昏厥……医生说很有可能是脑部肿瘤压迫导致的!”

面对阴森森的丛刚,白默是一句也不敢隐瞒。

“赶紧给林雪落打电话,说这是的恶作剧!”

丛刚一个推手,将白默的身体撞在了他身后的承重柱上;疼得白默一下子瘫软了下去。

急救室里的封行朗也不好过:他被两个医生重重的按压着;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扒了光,正做着心肺复苏!

昏沉沉的封行朗感觉自己的肋骨都快要被这两个医生给压断了!

可他却又喊不出话来,只能强忍着肋骨上的剧痛。

‘哐啷’一声巨响,急救室的门被丛刚一脚给踹开了。

两个医生和护士还没反应过来,丛刚已经奔到急救台前,将封行朗身上的那些监测设备全数给拔除掉了!

然后扛着昏昏在睡的封行朗,头也不回的朝急救室门外走去。

“喂……喂……是谁啊?不能把病人带走!”

拦在急救室门口的男医生,被丛刚一脚给踹开了。

且豪橫且狠厉!

急救室门口的白默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他知道丛刚生气了,问题很严重!

丛刚直接扛着封行朗一鼓作气的丢上了越野车。

探了一下他的颈动脉和气息之后,便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针剂扎进了封行朗的三角肌里。

大概五分钟后,封行朗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毛虫子?我去……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车上?”

封行朗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哪个混蛋把刚刚把老子的肋骨都快压断了啊?”

“让别喝酒,为什么不听?”丛刚低厉。

感觉到丛刚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封行朗微微蹙眉,“哦,就喝了一两口……嗯,最多三四口!”

“封行朗!老大不小了!说过了这半个月要滴酒不沾,还偷偷跑出去喝酒?”

丛刚怒声呵斥着,“想死么?”

“这不是还没死么?至于发这么大火么?”

封行朗决定转移话题,“我从房间里跑出来,跟封十五,还有卡耐三个人竟然都不知道……怎么样,我厉害吧?!”“……”丛刚的肺都快被封行朗给气炸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