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1_a5380

听到夫人这么问,几个保镖心里都是一动。

菀初也是心跳猛然加快,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陶薇薇,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娃娃脸保镖抬起头,看向陶薇薇。

“夫人,沐澈的来头确实不小,我们调查了很久,才查到他是宗澈组织集团的总裁,宗澈组织集团是国际上一个很神秘的集团,成立于10年前,没有人知道它是靠什么发家的,不过自从成立后,并购了许多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公司,现成为全球数一数二的大财团,和许多国家的皇室都有联系,真真可以算得上富可敌国,拥有雄厚的实力,在各个领域都是翘楚……”

“我是想问沐澈这个人。”

陶薇薇打断了保镖。

“沐澈?”

“嗯,对,他的资料,能查到吗?”

娃娃脸保镖眉头紧皱,摇了摇头。

“夫人恕罪,沐澈这个人很是神秘,一直带着银色的面具,据说没有人见过他真实的面目,其他的,我们只调查到他是宗澈组织集团的总裁,是他一手建立了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至于他这个人,却是无迹可寻,而据我们的调查,沐澈这个人以前从未在京都出现过,近来却是频频出现在京都,而且似乎……似乎对夫人的事情很是上心,我们都很奇怪,夫人,冒昧的问一句,您……之前曾经和沐澈相识吗?”

这句话一问,整个房间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音。

久久之后。

蕾丝公主裙清纯美女粉颊柔美写真

几个保镖都没有听到陶薇薇的声音,心里俱是一紧,皆是垂着头。

此时,每个人心里都是又惊又怕,要不是想把刚才的理由覆盖的更加充分,没事谁敢提这个?哎呦喂,造孽哟!这差事太难办了!希望仅此一次吧!

菀初微微抬起头,看到陶薇薇眼神微冷,看着几个哥哥,心里也是一惊,垂下了头,眉头紧皱,眼里划过一丝诧异,心里忍不住埋怨着。

自家哥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夫人若真的认识沐澈,又怎么会今天早上来这样一出?不是瞎矫情吗?这话问的,倒像是夫人和那个沐澈有什么私情似的!尽管是真的,可夫人却什么都不知道啊!哥哥真是的!

陶薇薇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保镖,轻启红唇。

“哦?是觉得我给们家少爷戴绿帽子了?而且还自导自演了一场快来抓贼啊的戏码?”

娃娃脸保镖听到这,赶紧恭敬地弯腰。

“属下不敢!属下就是一问!没有任何意思!”

陶薇薇看了一眼面前的保镖,感觉头又疼了。

这萧逸琛给自己留了什么样的保镖啊,怎么办事情越来越让自己头疼了呢?可吵也吵不得,毕竟是萧逸琛的人。

想了想,陶薇薇看向娃娃脸保镖。

“行了,这事告一段落,我不想再提,日后遇到们逸少,也不要说,对了,那个叫加曼的公主最近怎么样?离开京都了吗?”

当时那个加曼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吓得自己赶紧离开了,不过想到他是独自一人跑到这里来寻自己,而且还给自己割腕放血,清除毒素,就派了人去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只是再也没见过她。

“加曼公主生活的很自在,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就是去逛商场,玩的不亦乐乎,只不过她好几次都要求来见夫人您,但每次都被我们拒绝了。”

“那就好,看好她。”

“是,夫人。”

萧氏祠堂。

阴沉沉的。

苏婉婉跪在众多排位前,脸色苍白。

昨天自己被叫来祠堂,但是祠堂那群老东西没有一个出来见自己的,只让人过来说“罪孽深重,跪拜反省”,苏婉婉暗暗耻笑了一声。

她有什么罪!她是被陶薇薇那个贱人坑了!

一群死要面子的老东西!平日里自己孝敬的钱财都进了狗肚子里,拿的时候一分都不落,有事情了,又要装样子,真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一群道貌岸然的老东西!

“夫人,都跪了我一夜了,再跪下去,您的膝盖会受不了的。”

叶芝看着面前的跪的依旧笔直的夫人,眼圈红了。

“不碍事。”

叶芝眼泪掉了下来。

“夫人,萧氏祠堂若是对夫人用刑怎么办?夫人身子骨弱,如何受得了?”

苏婉婉听到这话,脸色一白。

萧氏祠堂的刑法,自己在萧家待了二十多年,自然是知道的。

犯了错,进了这里,不扒掉一层皮,都出不去。

“咳咳。”

突然,一声咳嗽响起。

苏婉婉一愣。

只见萧氏祠堂的几个长老从里面走了出来。

几天不见,倒是更加苍老了一些,而且脸色极其不好,特别是中间那位穿绿色唐装的长老,脸都黑了。

苏婉婉站起来,行了标准的跪拜礼。

“萧氏家族长房长媳苏婉婉拜见各位长老,各位长老安好。”

穿宝蓝色唐装的长老看着苏婉婉,眼里划过一抹幽深。

“长媳,可知罪?”

苏婉婉一愣,跪的笔直。

“婉婉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还请长老明示。”

穿绿色唐装的长老猛然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怒视着苏婉婉。

“放肆!还不知罪!昨天们做的丑事,要不了多久,整个京都都知道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了!我们萧家的面子往哪里搁!”

苏婉婉抬起头,看向台阶上气的发抖的老爷子。

“长老,昨天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乌龙,没有任何可以站的住脚跟的证据……”

“证据?和萧彦倾同处一室,那难道不是铁证吗?还在这狡辩!长媳,这一次太令我们失望了!”

苏婉婉没说完,就被长老猛然打断了。

“同处一室,也不代表做了什么,我苏婉婉是萧家长房长媳,嫁入萧家二十年,行的正坐的端,绝对不会做辱没萧家清誉的事情!”

明黄色唐装的长老拿着一串佛珠,闭着眼睛,听到这话,眉头动了动,没说话。

看着苏婉婉直直的站着,一点也没有反悔的模样,绿色唐装的长老气的胡子都在翘,指着苏婉婉,气的脸色发青。

“……这个淫妇,萧家的面子都被丢尽了!来人!给我拉下去!仗刑!”

“是!”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