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6_a5395

十一师的师部里面除了电台发出的滴滴声,参谋和文职人员根本不敢说话,他们也在等待着彭善的命令。

“给罗长官发报,我十一师万余将士誓死拿下罗店,请求重炮支援!”

彭善一字一句的述说着,有了重炮,不仅攻进去更简单,就连弟兄们的伤亡也会少很多。

“滴滴滴……”

电文化为电波,迅速的穿梭在淞沪地区,请求重炮支援的电文同时发送给了土木系的掌门人陈诚。

“电报!”

“师长,罗长官回电,你看看吧!”

梅春华拿着电报,那表情有点奇怪,说不出是欣喜还是失望。

“怎么了?”

看着梅春华怪怪的表情,彭善拿过了电报。

难怪梅春华这个表情,彭善也想吐槽,他想要的是**重炮旅150重型榴弹炮的支援,结果罗长官只给了十六团第8连的四门辽十四式野炮支援,而且连弹药基数也只有两个基数!

“也行吧!比没有好,四门野炮,两个基数的炮弹,比没有好!让弟兄们做好准备,天一黑立即开拔!”

清纯女孩夏天的唯美写真

彭善就没那么纠结了,有炮兵支援,总比没有支援好;十一师虽然配属了一个山炮营,但山炮也是老旧的山炮,射程短、威力小,跟战区直属的野炮没办法比的。

撤退的命令只下达打了三十一旅和三十三旅的旅部,对于前线的官兵来说,如果知道了即将撤退,在战场上的细微差别没准会被鬼子发现。

“小声点,动作快点!”

后勤营的弟兄在紧张的收拾物资,大批的物资被装进独轮车、背篓里面,对于中**队来说,他们没有汽车帮忙运输,就连马匹都只有师旅一级的长官才会配备。

“砰!”

“砰!”

新镇的北面,枪来枪往,现在是神枪手们自由展现枪法的时候,双方的展现距离超过了四百米,鬼子始终在保持着压力,那就是随时可能发起进攻。

“轰、轰……”

鬼子的步兵炮偶尔会发射一发炮弹,向他们以为的重点部位。

“砰!”

不管是新镇的**,还是鬼子,只要有自信的神枪手,现在都离开了自己的主阵地,他们相距大概三百米左右在互相较量枪法。

“砰!”

“噗!”

三八式步枪的声音响起,一个**的老兵额头中弹,倒在了弹坑的边沿。

“他吗的,让他们别去了,出去了十几个精锐,现在死的差不多了吧!”

余子温拿着望远镜,懊恼的拍打着战壕。

“团长,确切的说,还有一个人活着;你看那边,敢死连的那个士兵还在射击!而且战果很不错,我看到的已经击毙了六个鬼子了!”

一营长指着左前方的弹坑,冯锷就在那里呆着。

“嗯?怎么连钢盔都没带?没给敢死连补充吗?”

余子温的望远镜顺着一营长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弹坑中的冯锷带着的是圆筒帽,德式的35钢盔连影子都没有。

“他从出去的时候就没带,应该是损毁了!”

“团长,这弟兄真不错,我从昨天就开始观察他了,把他要过来给我们一营吧!”

一营长舔着脸,对着余子温说道。

“叫什么名字?我去师部问问,看能成不?”余子温点着头,对于军官爱才的嗜好他非常认同。

“冯锷,好像还是中央军校毕业的,因为犯了军法才进的敢死营。”一营长显然有所准备,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砰!”

冯锷又开了一枪,远处的鬼子看来也是经过训练的精英,他没有那么好命中了,飞出去的子弹从敌人遮蔽身形的弹坑上面飘过,带起了一蓬泥土。

“咔嚓!咔嚓!”

躺在弹坑里面,冯锷在朝步枪里面压子弹,打了一天,他的子弹消耗的很快,到现在别说是枪枪命中了,能五发子弹击毙一个鬼子都算他运气好了。

“哎!还是进攻的鬼子好啊!一枪一个,打起来不费劲啊!这帮鬼子怎么都跟三孙子似的,那么能躲啊!他们的武士道呢?”

冯锷嘀咕着,无比怀念鬼子进攻时候自己的射击效率。

“嗯?中正式步枪的枪声怎么没有了?”

压完子弹的冯锷皱着眉头,他有好久没有听到中正式步枪的声音了。

“不会都死光了吧!”

冯锷吞了口唾沫,没急着露头,开始凝神细听。

现在整个战线前面突然静的可怕,连鬼子的三八式步枪的射击也停止了。

“他吗的!劳资不能再打了,如果真剩我一个,恐怕劳资活不过两发子弹的!”

冯锷明白,当只剩他一个的时候,一旦他暴怒射击位置,鬼子神枪手的枪口都会瞄准他躲藏的弹坑,没准还会飞来一颗九二式步兵炮的高爆弹。

“呼呼……希望鬼子没有发现我!”

冯锷长出两口气,暗自祈祷着,他身后的主战壕离着他不足二十米,他决定要回去了!

“两个翻滚,那里有一个掩体!”

冯锷看着身后的主战壕,开始细细的观察,他可不敢直挺挺的跑回去,鬼子精锐老兵的枪法非常准,鬼子的有着完备的军工体系,为他们的优等射手配备了专门的九七式狙击步枪,不像**的老兵,大部分依靠的是眼睛来瞄准。

冯锷在仔细的观察,不过他并没有立即行动,对面的鬼子在今天的对射之中也死了不少人,正是双方打红眼的时候,这个时候出去,恐怕鬼子的射击会很猛烈,他在等待机会。

步枪放在一边,冯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杂粮饼,开始啃了起来,打了大半天,他还没吃一点东西,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趁这个时候垫一下肚子,等会好跑路。

“团长,你看那小子,这就蹲在弹坑里面吃上啦?不打了?”

一营长惊讶的嘴巴显示了他的心情,现在这时候,不应该是双方勇士决斗的最后时刻吗?难道冯锷不想显示他的英勇,把鬼子打回去吗?话说,对面的鬼子剩下的也不多了吧!

“人是铁,饭是钢,从天亮开始,打了有六七个小时了吧!工事里面的士兵都吃了两顿了,人家也是人,也该填补一下肚子了!”

“命令机枪准备,如果他要回来,掩护一下!重机枪不准开火,我们可就剩下那么一挺宝贝了!”

余子温细心的叮嘱着,他说的机枪掩护,是用捷克式轻机枪掩护,轻机枪方便撤退,重机枪一旦暴露,想跑都的费老鼻子劲!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