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颗樱桃的app

() 五点三十五分,温缇郡大教堂

教堂的长椅很宽很长很整齐,几个老人还在静默的祷告,教堂的神像壁画就像是由五彩的玻璃拼凑起来的,神像并没有多么肃穆,反而安详的可爱,它们又作为整个教堂的宽大窗户而存在,只要有光,就会为教堂带来五颜六色的“神光”,黄昏之下,金黄色与朱红的光芒夹杂在一起透过神像带来偏朦胧的斑斓色彩,圣母的巨大雕塑同样大张的伟岸的双臂,以神之母性拥抱它的子民,那双安详微微闭上的双眼仁慈的看着整个教堂的一切,那些方木长椅上已经由光照亮,那些佝偻的身躯坐在长椅上,夕阳照射在光彩的玻璃上又来到老人的身上,像是沐浴着神圣的光彩。

门是大开着的,在别的地方,就明显有些昏暗。

一个小男孩慢慢的走进来,他身上一无所有,金偏白的头发在昏暗的光线里有些暗淡的黄,像是枯草般的立着。

他一步一步的顺着两排桌椅的礼堂轻轻地走,红色的地毯上,那透过神像的夕阳也开始血红。他穿过昏暗来到光里,亮的耀眼,像是天神下凡。他停住,像是在观望这里的一切。

教堂的灯光慢慢的打开,像是在迎接这个站在光辉下的孩子。

长羽枫来这里,自然是因为一个人洛肯。

洛肯那么想要假死,那就让他如愿以偿吧。既然他幻想着这样的东西,那就完没有办法不让他去做这样子的事情,没有人想死,但是死了的人是不会应该再想着活的,那就让他死好了。

这是对于死者的安息,要是还有什么人想要活而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更何况,对于艾瑞卡的伤害这笔账还没有算清,无论怎么样,对艾瑞卡下达如此狠毒的命令的人,会是怎样一个让人恶心的家伙。

肺部几乎被击穿的痛苦,需要让一个小孩子来承受,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只能抱着艾瑞卡的尸体哭泣,责怪自己毫无用处,救不了任何人。

那样子的日子太过难熬,哭瞎了双眼去赴死,一次又一次的来生,

有一个老太太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她好像已经祷告完毕,准备离开。

自信而美丽花卉姑娘图片萌哒哒

“老奶奶……你看到了洛肯吗?他还欠我妈妈的钱……”长羽枫看着老奶奶颤颤巍巍的起身,那些昏暗的阳光有些说不出的低沉,即使在上帝的脚下,也会有灰尘漂浮吗?那些尘埃被不大不小的动作扬起来,在夕阳的余晖中又慢慢的漂浮。

“洛肯啊……洛肯的葬礼已经结束了……”老奶奶一点一点的向长羽枫走来,其他坐在位置上的老人都看向这里。

“洛肯已经没有钱还你了,他已经死了……”老奶奶摇摇头:“洛肯这小子欠的钱可真多。”

“可是,刚刚有个叔叔说洛肯就在这里面啊……”长羽枫的奶音很响亮,响在教堂里也有如此的力量,教堂里太安静了。

“他骗你的啦……小孩子……”老奶奶慢慢的走过来,摸了一下长羽枫的头:“哎呦,真是可怜……该死的家伙,连小孩子都骗……”

她的手满是老茧,将小孩子的某些头发拉起来,她也不好再进行抚摸,想到了什么似的掏自己的口袋,那一身粗布的衣服口袋上满是油渍,这个老婆婆应该是一个厨师吧。

“喏……给你一个糖吧……不要再被大人们骗了。”老奶奶将糖放在长羽枫的手心。

“可是……那个叔叔说就在这里面啊……”长羽枫有些沮丧的低着头,看着那颗糖果。

“他死了……小孩子……你知道死了是什么意思吗?死了就是不存在了,他还不了你妈妈的钱了……你需要去找别人还钱。”另一个坐在椅子上的老头子转身看着他们两个,他苍白的头发与脸都是皱巴巴的。

“可是……”脸上的沮丧转变为哭泣,两块酒窝都要开始挤在一起。

“老家伙们……你有没有钱啊……我们凑一点让他回去好了……我估计是他妈妈的问题。让小孩子来讨债……”老奶奶像是认识在座的几个老人,她年纪本就很大,所以有些嚣张?

“没了……龙须公那老头子给我们发的抚恤金早就没了!”那个老头子悻悻的转过头去摆了摆手。

“呜呜呜……”长羽枫摸了摸眼泪。

“怎么?不敢回去了吗?”老奶奶还是不自觉的摸着长羽枫的头。

“那怎么办?糟老婆子不要管了……最近会有很多这样的人的……我们还不起。”老头子站了起来,拿了自己的拐杖。

“哎……这可怎么办?”老奶奶看着长羽枫揉眼睛,有些伤心。

“没关系的,奶奶……”长羽枫揉揉眼睛,将泪擦掉。他在长椅上坐下,哽咽的厉害。

“那……我们走吧……哎……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老爷爷也是一声叹息。

老奶奶也摇摇头:“哎……”

老奶奶与老爷爷都开始慢慢的离开,等他们出了教堂,教堂里就只剩下一个老人在了。

而在另一个位置上的老人也慢慢的站了起来。

小小的哭泣声和哽咽在教堂里回荡开来。

“哎……”那老人摇摇头:“没有办法吗?洛肯欠了你钱,应该找内务府帮忙嘛。人都入土了。”那老头也拄着拐杖,慢慢的离开。

“是啊……入了土的人怎么会在这里呢。”长羽枫抹掉了眼泪,将剑拿了出来,那把绿色的剑横在手臂上,没有任何光亮,只是单单的翠绿,在越来越深的夕阳里泛着红光。

“所以啊,小孩子你找错地方了……”那个老人走的很慢,一点拐杖一点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没有找错哦……”长羽枫起身,甩剑,一阵风将教堂内的所有灰尘荡尽。

“小孩……教堂里可不准使用武器哦~会被圣母惩罚的……”老头子看着长羽枫,他的皮肤褶皱的厉害,上面的老年斑也开始像是突出来的点,如此的苍老。

“老爷爷,圣母会让人做噩梦吗?”那把绿色的剑像是暴怒,绿色的光不停的流动在小男孩的身上。

“圣母是宽恕罪人的人。不会让人做噩梦的。”老头子慢慢的走着,他佝偻的背影如此的矮小,黄昏已经过去,只剩下黑夜,早月的月色照进教堂没有那么明亮,仅仅是一些淡淡的月色。

“我想也是。”长羽枫摇摇头,将剑横在自己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吾光通灵万界。”

Tagged: